南京明代通济门瓮城遗址的历次考古发掘

TIME:2015-09-01

【遗址情况】南京通济门瓮城为明代南京京城13座城门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座,在建成之初,便成为南京的重要地标建筑,地名沿用至今。20世纪50年代,在南京兴起的拆城热潮中,通济门虽为中央文化部指定保留的城门之一,其瓮城及其两侧的城墙亦不可幸免地被全部拆除,但其地下的基础部分尚存。

【发掘缘起】为配合基本建设,

【发掘单位】南京市博物馆

【发掘时间】从2002年开始至今,在通济门遗址区域开展了数次考古发掘,积累了一些关于通济门瓮城的考古资料,为研究通济门瓮城的范围、结构、建造方法提供了详实的材料,并丰富了学术界对明代城垣基础结构复杂性的认识,也为今后明城墙、城门的考古、保护工作提供了标尺。下面分述之:【主要收获】
1、2002年4月在凯悦天琴楼盘工地的考古发掘
2002年4月,位于白下区大光路167号的凯悦天琴楼盘工地施工时发现了与明代通济门瓮城有关的附属建筑遗存,南京市博物馆考古人员随后进行了正式的考古发掘。经过发掘,清理出一段南北向条石遗迹,残长25.8米,残高0.4—1.55米,残存1~5层不等。条石最底一层打磨毛糙,不甚平整,以上各层外侧及咬合面均修琢规整而光滑。包砌条石长0.6—1.10米、厚0.27—0.35米,由下至上逐层内收2—3厘米。墙体内侧紧贴包砌条石有城砖砌成的防护层,宽约0.85米。防护层内的城墙内芯充填不规则形状的石块,石块与石块间用黄土和石灰混浆嵌筑夯实。从其砌筑方式以及位置走向来看,凯悦天琴楼盘工地发现的这段条石遗迹,应为明代通济门瓮城东侧呈南北走向的墙垣内壁残迹。
2、2002年4月在通济门香格里拉花园工地的考古发掘
2002年3月,通济门香格里拉花园工地在施工过程中发现古代城砖,南京市博物馆闻讯后即派考古工作者前往施工现场调查,并于2002年4月入场进行了考古发掘。经过清理,发现了一段明代城墙遗迹,为正东西方向,东西残长5.5米、南北残宽3.5米,系以明城砖错缝平砌而成,黏结剂为石灰拌和物,自下至上残存13层砖,残高2.7米。从其南壁作叠涩状由下往上层层内收的情形来判断,应属明代通济门东垣外壁(南壁)一侧的残存遗迹。
3、2006年4月至6月在快速内环东线南段工地的考古发掘
2006年初,由于在建的南京城市快速内环东线工程南端隧道人口处涉及通济门瓮城基址,南京市博物馆于当年4月对可能涉及通济门瓮城的施工场地用机械钻机进行了钻探,大体摸清了通济门瓮城的南北进深,并据此进行了正式的考古发掘。在工地南端发现呈东、西对称分布的条石一层,彼此间距4.8米,编号为D1。在D1以北19米处,亦发现条石砌建的遗迹,编号为D2。此次考古发掘发现的D1与D2,不仅在平面分布上呈垂直平行之势,在形制乃至具体尺寸上也多有符合之处,再结合其所在方位,可以确认这两组条石构筑物即为明代通济门瓮城自南向北的第二、三重瓮城的门墩遗迹部分。
4、2010年3月至6月在龙蟠中路399号裘家湾片区工地的考古发掘
2010年3月至6月,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部在龙蟠中路399号裘家湾片区综合楼项目工地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考古发掘,发现条石砌筑的城垣两条,编号分别为Q1、Q2。两条墙基大致呈垂直状态,连接之处已被破坏。Q1大体为东西走向,墙体略呈弧形。墙体距地表约0.5米,长约19.05米,宽约5.6米,高约0.55米,为平地起筑。土衬石之上用条石包砌,砌筑方法为一顺一丁,在墙体内部形成犬牙交错状。城墙内芯填充大量大小不一、形状不规则的石块以及少量砖块。石块与石块之前则用黄土和石灰交浆嵌筑夯实。从条石上石灰浆浇筑的痕迹可见上层条石内收,从而形成剖面呈梯形的墙体。Q2大体为南北走向,距地表约0.7米,长约25米,宽约5.45米,高约0.5米。Q2构造则基本与Q1相同,但保存状况相对较差,墙体中部已被现代建筑破坏。综合地理位置、建材与具体的构筑方式分析,Q1应为通济门瓮城第二重城垣西部的遗存,Q2应为通济门瓮城西侧城垣。

【意义价值影响】对明代通济门瓮城遗址的历次考古发掘,大致以现今龙蟠中路为中轴线、在其左右展开的,发掘结果亦表明通济门瓮城确实分布在龙蟠中路左右。此项考古发掘是一项填补南京明城墙研究空白的工作。经过数年的考古工作,不仅发现了大量的城门基础遗迹,基本解决了明代通济门瓮城遗址的范围、结构与建造方法等问题,并为今后对通济门瓮城遗址的科学保护工作提供了标尺,具有重要的意义。

 

图1 龙蟠中路399号工地Q1、Q2全景

 

图2 龙蟠中路399号工地城垣夯土垫层

 

(文:骆鹏 摄影:骆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