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栖霞区狮子冲南朝陵园考古发掘

TIME:2015-09-01

2012年初,【发掘缘起】为更好的保护南京南朝陵墓石刻,南京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市文物局)着手编制《南京南朝陵墓石刻总体保护规划》,并委托国家文化遗产院具体编制。经多轮专家论证,提出了南朝陵墓石刻遗址公园的思路,选址在栖霞区新合村狮子冲。为了给总体规划及遗址公园规划提供依据,

【发掘单位】南京市博物馆受南京市文物局委托,成立了专门的考古队承担此次考古工作。

【发掘时间】考古工作自2012年11月上旬开始,至2013年8月底结束,

(面积)勘探面积约7万平方米。

【遗址情况】发现古墓葬11座、古窑址7座、夯土基址6处;发掘南朝大型砖室墓2座。

【墓葬】栖霞区狮子冲两座大型砖室墓(编号M1、M2)方向一致,均148°,东西并列分布(M1居东、M2居西),相距约10米,各有独立封土。两墓均遭遇多次严重的盗掘与破坏,墓顶均已塌毁不存。两墓形制基本相同,皆为平面呈“凸”字形、带甬道的单室砖墓,墓室近椭圆形。墓室四周与土圹之间建有放射状砖砌挡土墙。两墓的甬道内各发现两重石门结构,由石门柱、石门、石门楣组成。M1砖室全长15.7米,宽6.3米,M2砖室全长15.2米,宽6.5米。
发掘过程中,在两墓室填土中均发现部分墓砖砖面上刻划有“玄武”、“朱鸟”、“大龙”、“虎”、等铭文。M1西壁露出“羽人戏虎”及“竹林七贤”砖拼壁画,壁画为模印砖拼接而成,组成壁画的每块砖砖面均有表示所处位置的文字编号。M2东壁局部发现较整齐的砖拼飞仙图案,飞仙图案以下部分由于未进行发掘,故其它壁画图案不详,推测应有较完整的“竹林七贤”砖拼壁画。
此外,于两墓中各发现一块刻划有纪年文字的墓砖,为两墓的时代判断及墓主推定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线索。M1出土纪年砖砖面刻有“普通七年”等字样,M2出土纪年砖砖面刻有“中大通贰年五月廿七日…”等铭文,“普通”、“中大通”均为梁武帝时期年号。

【陵墙】考古队于“石刻-墓葬”周边区域进行了大范围的考古勘探工作,于两墓周边发现四条疑似夯土墙。墙体依托原有山岭,局部低洼处进行堆筑,而形成的突起墙体,墙体局部堆筑较好,夯层清晰,大部夯层不明显。在北侧山岭处发现大量散落的石块,呈东西向分布,推测墙体应内为夯土,外包石墙。四条墙体将两墓包在其中,推测为两墓共用的陵墙。复原后陵墙南北长约190米,东西宽约150米。

【石刻、神道】为了解墓园神道设施及有无其他附属建筑,在考古勘探的基础上,南京市博物馆对两石刻位置布设探沟进行考古试掘。试掘确认,两石刻虽经过人工抬升,但仍保持原有位置,未发生大的位移。两石刻下均有砖砌台基,两座砖砌台基遭破坏均较严重,形制相同,两台基东西相距22米。东侧砖砌台基以西3.6米处,发现一条南北向砖砌遗迹,方向与石刻台基南北向锁边一致;西石刻台基东侧约3.5米处,在探沟北壁上,发现一竖立丁砖。结合两处砖砌遗迹的位置、结构、方向,推测其应为墓园神道两侧的砖砌锁边,两侧锁边之间的距离,即为墓园神道的东西宽度,经测量为14.9米。

 

图1 狮子冲区域航拍

 

图2 两墓全景(南-北)

 

图3 M1西壁竹林七贤砖拼壁画(局部)

 

图3 M1出土纪年砖

 


【意义价值影响】据史书记载,梁昭明太子萧统卒于中大通三年(531),其母丁贵嫔卒于梁普通七年(526)。M2出土的 “普通七年”纪年砖与萧统其母丁贵嫔卒年相同;M1出土的纪年砖上铭文“中大通贰年”是萧统卒年的前一年,出现于萧统墓合乎常理。综合目前考古发掘的初步收获,及相关文献记载,我们认为狮子冲北象山南麓两座南朝墓葬的时代应为梁代,两墓墓主极有可能为梁昭明太子萧统及其母丁贵嫔,基本排除了该处为陈文帝永宁陵的可能性。
本次发掘的两座大型砖室墓与其西南约350米处的两座石刻存在直接的对应关系。墓葬、陵墙、石刻、神道同属一体,构成了一座南朝陵园。作为陵园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次考古发现的陵墙、砖砌石刻台基、神道设施等遗迹,丰富了南朝陵园的内涵,对于同时期的陵墓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意义。

(文:许志强 摄影:许志强)